当前位置:首页 >县区动态 (RSS订阅)

防控一线的十朵金花

发布时间:2020-02-12点击:

上午1000,一份样本到达上栗县疾控中心化验室;1100时,运送样本的车辆驶出中心大院;而2个小时之前,流行病学调查小组的金花们身着防护服,已经前往有关区域进行了信息采集……对她们来说,这又是忙碌的一天。从123日,上栗报告首例疑似病例以来,流调小组的金花们,已在疫情防控第一线连续奋战了10多天。严密的防护服下,跳动着一颗颗火热的心。

流行病学调查就像谍报战,要善于分辨信息的真伪,从细微之处发现蛛丝马迹,顺藤摸瓜找出潜藏的传播隐患。慢性病管理中心主任刘辉说,作为一名党员, 她忍着头痛和全身不适依然坚守岗位。有天晚上700多了,刚结束一天工作进家门不到十分钟,一个紧急流行病学调查任务来了,连水都来不及喝上一口,她就和同事们一样,提脚就返回一线。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300多才结束流调任务。

十朵金花既有女汉子的胆大,又有女秀才的灵巧。其实样本采集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简单。要采集患者的口鼻咽拭子、深咳痰、血液等三份标本,再把它们一一分装,信息核对,运送……样本采集必须全神贯注,争取一次成功确保合格,还要做好采集人员自身的防护,避免交叉感染;分装和信息核对同样要求一丝不苟,不能出错;运送过程中更要严肃谨慎,以防样本泄漏发生感染。在严峻的疫情面前,负责样本采集的化验科副科长甘娇玲主动请战,并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对流调小组成员来说,每进行一次流行病学调查,每采集一份样本,都有极高的被感染的风险。健康教育科科长何莉芬说:“这么重大的传染病流行病学调查和样本采集,对我们来说大多是第一次,说不紧张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姐妹们一定要互相鼓励互相帮助。万事开头难,第一次做好了,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做了。”

艾防科科长李小英,副主任医师,曾经参与处置了2003年非典疫情防控和2017年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,是流调小组中比较有经验的一位组员。在对上栗县首例疑似(后确诊)病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,她说:“我是党员,就让我进隔离病房采集信息吧。”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刚开始时,她就把两个小孩送到父母家,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,到现在已经十多天没见到孩子们了。每次儿子给她打电话,问什么时候能够把他们接回来,她总是说很快。以至于孩子们都叫她“骗子妈妈”。

李小红是结核病防治科科长,也是一位二胎妈妈。大女儿读高中,小儿子才3岁,正是需要妈妈陪伴的时候。面对来势凶猛的新冠肺炎疫情,她毅然舍小家为大家,坚守疫情防控第一线。她常常这样鼓励大家:“没有天生的英雄,我们只要做好了小事就是贡献。作为流调人员必须心细如尘,不能放过任何相关情报,深入挖掘潜在疫情。”

罗红艳是慢性病与地方病防治科科长,也是流调小组里的大姐姐,她既要参与流行病学调查任务,又要负责信息采集和通讯报道。每当流调小组穿着防护服挤在小小的疫情处置车里出任务时,她总是笑料不断千方百计地放松姐妹们的情绪,是每一次出征路上的开心“小喇叭”。

流调小组里还有两位95后,朱潮和易璐,从疫情开始到现在,她们还没回过一次家。别看她俩年纪小,做事却毫不含糊。她俩负责样本采集和运送,这对刚从学校出来的小姑娘来说,可是不小的挑战。但是,每当样本采集任务的冲锋号吹响,她俩总是毫不犹豫地投身到“战斗”中去。

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应急物资是所有一线医务人员的战斗铠甲。疾控科副科长林雪飞和科员陈衡,是县应急物资供应仓库的总管,流调小组出动前,她们都要提前到仓库把装配准备好,大到防护衣小到口罩帽子,缺一不可,任何细小的疏漏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。她们每天都要清点库存,及时上报物资缺漏;要等待流调小组返回上交可循环使用器具,并对其进行消杀,常常都是从早上忙到深夜,甚至要为做下一次出动的准备工作而只能在办公室里休息。她们累得喉咙沙哑,困到眼睛都睁不开,却依然坚守在岗位上。

疾控人,面对疫情招之即来是态度;来之能战是技术;战之必胜是决心!为了全力阻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,为上栗人民的生命安全竖起一道坚实的“防火墙”,上栗县疾控中心流行病学调查小组的金花们,用坚毅果敢的行动践行着疾控人的初心和使命,展现出疾控人的责任和担当。

和流调组一起战斗的“护花使者们”一个个翘起大拇指,夸赞她们就像“战地黄花”一样香。防控一线的“十朵金花”,她们是疾控人的代表,她们和千千万万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一样,是最美的逆行者,是这料峭春风里盛放着的最灿烂的花。